首页 | 热点人物 | 山东图刊 | 视频 | 萌宠 | 读书 | 旅行 | 酷车 | 网事 | 夜色 | 看图不说话 | 养眼 | 视觉
鲁网 > 悦读频道 > 读书 > 正文

青花里的乡愁――关于瓷与茶的美学日志

2015-02-11 16:01 来源:搜狐读书频道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《青花里的乡愁——关于瓷与茶的美学日记》作者以乡愁这个看似飘渺、感性的情感为题,寄托于有形的在茶、瓷器与自然山水中,将这种苦涩的情感化为优雅、细腻的生活情绪和状态。

    思想者的头颅

  如果说荷是花中君子,莲蓬头则是荷中之王了。它是荷的果实,荷的生命精华,它孕育了晶莹玲珑的思想之果。

  也许他没有思想,但他不放弃思考,这是一位艺术家常常对我说的一句话。无心插柳,思考的鱼儿在他的笔尖上游弋,终于在莲蓬头上结出了思想的果实。莲蓬头,更像一颗思想者的头颅。

  这位艺术家就是云一,他不画荷花,只画莲蓬头,内心的笔锋常带禅意,素坯上寥寥数笔,青花瓷上便地阔天远般的悠悠淡淡起来,一种禅寂之美便在荷塘夜色中漫延开来。莲蓬头,常常一颗独处,即便七颗、八颗摇曳簇拥着半池荷塘,每一颗也都挺着一个独立个体的自由意志,展示枯寂之美。少许枯叶是扶持思想的绿荫,鱼儿睁着庄周的浑沌,鸟儿瞪着八大的怒目,在寂寥的氛围里,海阔天空地般的自由散漫着。

  一支枯朴的荷花杆支撑着一朵尘世莲花,赤裸在秃笔下的青花却蕴藏着无限的生机。三两支或倾或歪斜,总是顺着莲蓬的势头摇曳,任鸟儿栖据,随鱼儿飞跃,那颗思想者的头颅总能伸向自由的天空,一派自在水云乡景致。

  四季流转在荷花杆上倾诉寥落,意犹未尽;青花韵里情丝走线留下屐痕点点,曲尽回转;鸟儿、鱼儿圆睁怒目,镶嵌在思想的脑门上,思绪便从屋脊冲进老房檐,雨中的黛瓦上流不尽晚明遗老的诉怀;釉里红飘绿,正是夏日浮萍在水面上自由舒展,星罗散漫在荷花杆周边,为思想的头颅喝彩。这一切构筑了画家艺术探寻的思想社区和原则领空。

  作者在这里盘膝,与八大话茶,他告诉山人,自己只是一朵尘世莲荷,世俗污浊权当生长思想的肥料,莲荷里有几颗自由的种子,那是思想者头颅里的自由之子。他会沿着陶渊明、李渔、张岱的市井之路在尘世间撒播,他不打算做一个世外高人。

  一件青花果盘,辽阔无边,两位主角的时空错位了。鱼儿穿越战国,吊在那位漆园小吏的树梢上。

  庄周梦见鱼儿在他的头上游来游去,鱼儿看见了庄子的头颅,一颗带着思想风姿的优雅头颅。荷杆肩着命运的必然性下沉,也许它已经老的承受不住思想的重量,然而出乎意料,就在它沉底的一瞬,却突然从淤泥上绝地而返,回转的头颅对鱼儿沉默不语。但那高傲的注目礼,却似乎在说,它不能让思想下沉。

  在现实的荷塘里,鱼儿永远看不到莲蓬头的模样。但画家的理想主义让鱼儿失重升舱,俯视莲荷,俯视才能一目了然。思想并不那么高不可攀,它就在小鱼儿身边。

  鱼儿从远处游来,向思想的头颅致敬。瞪着鼓鼓的泡泡眼,它有情有义,看清了那几颗思想的种籽,还有那头颅下散开的珠须,玲珑美丽。

  春之声渐进,无数的荷杆蠢动,纠缠在卷缸口上,如思想之根,伸展着失重的自由。夏之鸣沸腾,激动了莲蓬头舒展欲望的热情,在水中舞之蹈之,就像美丽的水妖,给思想带来透明的欢乐。秋高气爽,万籁交响,无论水映蓝天,还是白云浮水,都是禅机映心。自在水云乡的莲蓬头,上天入水,不讲道理,随意思考,当下即是,成就了青花卷缸上的文华绝代。

  冬天来了,思想被冻僵了,远处地平线,惨白簇拥着冬日。眼前,残荷依旧坚挺,即使躯体衰老弯曲,再也不能承受思想之重的头颅低下了,但倔强的枯寂,却绝不向冰渣淤泥投降。荷塘泛着苍老的苦涩美感,拥着寒冷的空气,浸袭你身后的故园,满满充盈你生命的小宇宙,督促着你的审美意志,在寒冷中保持清醒的坚定。

  青花古韵,残荷恋恋,故园清梦,冷箫月圆。月色下,残荷故园嶙峋,那颗枯寂的莲蓬头里,紧裹着几颗记忆的种子,最忆那青春盎然时的丰韵,明年春天必会生长出思想的芽头。

  实用器同样可以成为艺术家表达艺术思想的载体,拉出这样一件酒瓶,漫溢着思想的汁液酿造的酒香。酒外,莲蓬头摇摆微熏的风采,一圈环绕的思绪飞舞,三条小鱼,窃窃私语:思想树下好乘凉。还有一把壶上,一莲幽梦,这样的纯美,出自怎样的心灵?有时思想者的头上会落上一只小昆虫,蝉翼薄如羽纱,最见工笔的功夫,那是耐着大爱,一线线描绘出来的。

  一枝荷杆沿着婀娜多姿的曲径攀升,将一朵青花莲蓬头送向天空;鱼儿嗅到思想的气息,纷纷追踪;梅瓶雍容但不瘦挺,端着优雅的腰肢,与婉转的曲线呼应。偶尔,会有一只愤怒的小鸟,落在枯杆上,不知轻重。还好,在水的下面,善良的艺术家,码了一排又一排的文字,为那颗思想的头颅支撑。


责任编辑:罗燕
<123
分享到:
./W02015021158276929829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