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热点人物 | 山东图刊 | 视频 | 萌宠 | 读书 | 旅行 | 酷车 | 网事 | 夜色 | 看图不说话 | 养眼 | 视觉
鲁网 > 悦读频道 > 读书 > 正文

漫画《平凡的世界》作者忆路遥:他是一个强人

2015-03-06 08:50 来源:华商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华商报记者采访了24年前曾用656幅漫画“重现”这部鸿篇巨制的“陕北后生”——不久前才以所绘法文版连环画《白鹿原》在欧洲“火”了一阵的李志武。

  随着电视连续剧《平凡的世界》的热播,与路遥及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有关的故事渐次跃入人们眼帘。日前,华商报记者采访了24年前曾用656幅漫画“重现”这部鸿篇巨制的“陕北后生”——不久前才以所绘法文版连环画《白鹿原》在欧洲“火”了一阵的李志武。

  见第一面 路遥就给了“委托”

  华商报:李先生你好!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看了没?感觉如何?

  李志武:看了,整体不错,制作方有情怀、有感情。但说实话,电视剧所呈现的与我想的还是不太一样,可能创作者因条件所限,或有各种考虑吧,总之,作为陕北人,我觉得片子的“陕北味儿”不够浓、不够正宗,值得改进之处还是挺多的。

  华商报:你当时是如何与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结缘的?

  李志武:接触《平凡的世界》以前,我已经画了并出过一些短篇连环画,当时一直想找一部有价值的、能激励人上进的作品,好让自己在连环画创作领域做些尝试,直到遇到《平凡的世界》,我立马确定,就是它了!这部作品是写陕北的,而且我们这一代人对孙少平等人的生活,可以说感同身受,非常亲切。路遥在延川中学上过学,而我是延长县的,相距非常近。这本书出来后,尤其是广播上一连播,我听了非常激动,一直想画。想到路遥是陕北人,我就请延安文联的朋友,给他写了一封推荐信,然后我带着信上西安去找他。

  华商报:还记得和路遥见面的时间吗?

  李志武:这个时间我当然记得非常清,咋也忘不了,是1991年1月10日,因为是第一次与路遥见面嘛,在他家里。去见这样一位大作家我很激动,但没带以前的作品,因为虽然也画过一些,但感觉没有特别有影响的东西,所以就没好意思带。当时,路遥弟弟王天乐是《延安日报》记者,路遥知道我的想法后,就当场委托他弟执笔,给《延安日报》副总编张春生写信,委托他改编连环画脚本,然后让我根据脚本去画。

  华商报:正式开始画是什么时候?

  李志武:见路遥的当年(1991年)5月,张春生就送来了改编好的第一部分脚本,然后我就开始画了。面对这样一部大作品,我给自己定了六条,一是要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生活气息;二是要用简洁的笔墨与构图传达较深刻的内蕴;三是要保持整体绘画风格的统一;四是要有时代的真实性;五是要准确刻画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;六是要把握主人公十年时间的变化过程。我把这些要求逐条写在纸上,贴在案头前的墙上。

  华商报:这些要求,当作品完成后,你觉得自己做到了吗?

  李志武:这个要读者来评价吧,我反正是朝这个方向去努力了。连环画1995年出版,到现在也20年了,回头看,还是挺让人感慨的。

  绘画期间 路遥“审稿”三次

  华商报:画时遇到什么困难没?有没有特别难下笔的地方?

  李志武:我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这部作品的,首先我本身就是延安人,《平凡的世界》里的黄原市,在我看来,写的其实就是延安,而不是榆林,当然这是我的看法。至于创作中的困难,最主要的还是人物形象的确定、性格的塑造。我自认为画得还是很真诚的。

  华商报:这些画稿,路遥看过没?他提过哪些意见?

  李志武:画《平凡的世界》期间,路遥每次回延安,我们都要就此交流,请他看一看,提提意见,这些画稿,他总共看过三次。遗憾的是,在他生前,没能看到这本连环画的出版,想起来很是痛心。最初画《平凡的世界》,完全出于个人喜欢,也没签什么协议,不像后来画《白鹿原》,是《连环画报》约稿。路遥去世前,连环画已经完成,考虑到将来出版,路遥就在西京医院病床上写过一个关于出版的授权书,出版社的名字是空着的,内容大意是,由张春生改编、李志武绘画《平凡的世界》,从一开始他就是知情的,他认为“水准不低,完全同意出版”之类。

  华商报:路遥三次看稿,哪次印象比较深?

  李志武:应该是1992年8月他到延安那次。当时,他来了后,明显感觉到精神状态不好,望上去一脸疲惫。考虑到他一路劳顿,大家就劝他先休息,没有看稿,当时也没啥营养品,我给他买了点白糖。当时有个医生朋友来了,感觉到路遥的病情并不像他自己说得那么轻松,就建议还是去医院。但时间已是下午,没法检查,医生就给他开了一些补充营养类的药,先让输液,第二天上班后空腹再检查。去医院陪路遥的朋友,后来陆续有事离开了,我就陪他打吊针。第二天,路遥让把连环画稿摊在宾馆床上,然后他一张一张看,看了三四个小时。他看得很细,在翻到我画的一些场景比如煤矿时停住,问我是不是下过井,我说没下过,对煤矿生活并不熟悉,是根据书里的描写还有一些资料而画的,他说那你还画得挺真实的嘛。

  回首往事 路遥是个强人

  华商报:与路遥就连环画内容之外,还有无交流?

  李志武:就是陪他打吊针那一晚,病房里就我们两个,谈了很多。他躺在病床上,我坐在沙发上。那一刻,他完全摘去了大名人的光环,没有丝毫戒备和架子。他谈他的老家,谈写作计划,他说他其实渴望平凡生活,羡慕一般人幸福、健康、快乐的日子。前不久,看了贾平凹写的回忆路遥的一篇文章,其中写到,路遥不光是作家,还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,一个气势磅礴的人,我觉得写得非常准。那晚和路遥聊,他看问题非常深刻,很多话令我震动,但有些涉及隐私,或涉及别人,不方便多说。

  华商报:近距离接触路遥,感觉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  李志武:简单说,他是一个强人。他在心底里就非常坚强,从不示弱。我后来回想起当天细节,就在我们陪他去医院时,他不停地看着手掌上的红晕。通常人们认为,有肝病的人,手掌红晕相对多一些。我后来想,他不停地看自己手掌的红晕,说明他对自己的病情其实是非常清楚的,但他不说。

  后来有个朋友写回忆文章,说我当时求病中的路遥写序,其实是路遥以前自己提出写序,所以我后来才又问到,但因为病情,序已经不可能了,题词也困难,只能留下永远的遗憾了。我还记得路遥说:“你画得不错,不要着急,我到时给咱题词,咱到时好好出一个像样的东西”。谁知,一别之后,便成永诀。

  华商报:后来连环画出版,也算是对路遥的告慰吧。

  李志武:是的!而且连环画后来出版,我感觉与路遥有关,似乎是他冥冥中有此安排。当时,路遥去世后,延安电视台知道我画了《平凡的世界》连环画,就来拍了一条新闻,这条新闻后来传到了央视并播出。陕师大出版社编辑看到后,写信给延安电视台找我,然后,也是经过了两年多,终于问世。唯一遗憾的是,路遥生前未能看到这本书的面世。

  华商报:从受委托开画,到今天,忽忽已经24年了,时下,电视剧又唤回往事,今天回忆,最大的感慨是什么?

  李志武:最大的感慨,是今生有幸与路遥以此方式有过交集,并以我的画笔,对一部当代名著,做了我自己的解读。另外就是,画完这个连环画后,我深深体会了、理解了路遥创作这部作品时的所有幸福和痛苦。


责任编辑:方媛媛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