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热点人物 | 山东图刊 | 视频 | 萌宠 | 读书 | 旅行 | 酷车 | 网事 | 夜色 | 看图不说话 | 养眼 | 视觉
鲁网 > 悦读频道 > 旅行 > 正文

慢游芝加哥 66号公路开始的地方

2015-03-01 09:52 来源:环球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飞往美国的飞机开始降落,睡眼朦胧的我向窗外望去,一大片湖蓝色的水域映入眼帘,而刚刚越过地平线的太阳光芒倾泻在水面之上,令水天之间有了一道金色的界线。

  

  飞往美国的飞机开始降落,睡眼朦胧的我向窗外望去,一大片湖蓝色的水域映入眼帘,而刚刚越过地平线的太阳光芒倾泻在水面之上,令水天之间有了一道金色的界线。乍一看,是不是会以为这是美国西海岸或东海岸的某座城市?可是再想一想,哪里的海水能做到这样的波澜不惊?其实这片平静如镜的水域并不是一片海,而是一面湖。没错,这面湖就是密歇根湖,这座城市就是芝加哥。

  你好,摩天大楼之城

  初到芝加哥,你会首先去哪里?看一场芝加哥公牛队的比赛,还是去寻找美国总统奥巴马位于芝加哥南区的家?这些好像都不能让你遇见最真实的芝加哥,作为一座城市,芝加哥有“建筑王国”的称号,因此芝加哥最经典的旅游项目一定是乘船游城,几乎所有著名的建筑都沿河而建,几乎所有沿河而建的建筑都有故事,于是“建筑之旅”开始了。

  我们的船刚离开码头不久,一座被大理石包裹的大厦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,很像一支巨大的白玉簪,向导告诉我们它叫做阿莫科大厦,然后自豪地说道:“阿莫科是我心目中芝加哥最漂亮的摩天大楼,没有之一。”河岸的另一侧有一座比阿莫科还要高的大厦,它就是赫赫有名的约翰汉考克大厦(Hankock Center),它的94层有一个名为“360 Chicago”的观景台,人站在上面不仅能将整个芝加哥的美景一览无余,还能欣赏到全球最美的城市天际线。记者从美国国家旅游局获悉,今年5月份360 Chicago又推出“TILT”项目,人站在上面,它会以缓慢速度向外倾斜33°,令人用独特视角来看芝加哥。至今已有10万人次体验过该项目。不久前,微博上有一组很火的照片,一座城市消失在浓雾之中,只有几座摩天大楼穿过雾海直插云霄且灯火闪耀,这座城市便是芝加哥,而摄影师彼得·蔡正是在汉考克大厦的观景台拍下的照片。

  船沿河而行,向导指着一座同前两座相比外貌平平的高楼说道:“它叫湖尖塔,一共70层全部都是住家,是世界上最高的公寓楼。”而如果一定要评选芝加哥最特别建筑,那一定是矗立在芝加哥河北岸的两栋外形酷似玉米的大楼——玛丽娜城(Marina City)。船行驶到这两座大厦前,我发现玉米棒上的玉米粒其实是一个个突出的阳台,虽然它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,但还可清楚地看到每个单元的阳台顶部被设计成了不同的颜色。玉米棒的最下面是码头,还有螺旋而上的多层停车场,可谓是解决大城市停车难的奇思妙想。不过停车场是没有水泥墙围栏的,停在靠边的车仅靠细细的两根钢丝做护栏,想必没有十足停车把握的司机是不敢把车停在这里的吧?在它东边不远处的一座大厦是我们熟知的“箭牌”口香糖的生产商总部所在地,看着它乳色的楼面和方正的形状,我跟同伴开玩笑地说道:“是不是有点像口香糖?”

  100多年前英国作家吉卜林来到这里,曾写下了这样一句话——“我邂逅一座城市——一座真正的城市,人们叫它芝加哥。”其实芝加哥的过去并非这样,这座摩天大楼栉次鳞比的现代城市的形成源于一场大火,1871年10月,芝加哥城发生火灾,持续整整3天,大火将芝加哥所有的建筑烧毁殆尽,而芝加哥人民在重建家园时将“摩天大楼”的设计理念引入城市规划之中。“大火给芝加哥带来毁灭的同时也给了它重新开始的机会。”游船尾声,作为总结,我们的向导说。

  城中漫游,来了就不想走

  读懂一座城,除了看它的外表,还要走进城中的真实生活。繁华都市都是相似的,在芝加哥最热闹的地段闲逛,你会有一种走在北京CBD街头的熟悉感,但不同的是,在芝加哥的城市中心,除了数不尽的高楼大厦,还有密密麻麻的公共公园,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,都能看到草坪上有人慵懒地躺在上面或是看书,或是睡觉,或仅仅是发呆而已。

  在芝加哥待的几天,我们很少专门坐车去某个特定的地方,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随意地闲逛,走累了就找家咖啡厅,坐下来喝杯咖啡。这样缓慢的旅行节奏,令人感到愉快和惬意。

  从入住的半岛酒店出发,一不留神就来到千禧公园,阴差阳错般地就邂逅了那个在电影《源代码》中出现过的雕塑——云门(Cloud Gate),从远处看它就像一滴水银,外壳是无缝不锈钢,能映射芝加哥的城市轮廓,但倒影会因其椭圆外形而扭曲。人越走近它,映照在上面的自己越走形,跟照哈哈镜是一个意思。设计师阿尼什·卡普尔(Anish Kapoor)称之为“通往芝加哥的大门”,它在芝加哥市民间还有一个可爱的昵称叫做“豆子”(The Bean)。千禧公园给我们的惊喜还不止于此,绕过云门,穿过一片绿地,就来到了皇冠喷泉跟前,中间是由黑花岗石制成的倒影池,两边是装有LED显示屏的玻璃砖塔楼,屏幕上会交替播放1000张芝加哥市民的笑脸,当屏幕上的人走出吐水的动作,就是喷泉要开始喷水了,样子幽默滑稽。

  芝加哥很大,在市中心的城市花园漫步还好,但如果你想去更远的地方,我推荐“赛格威”(segway)游,赛格威是一种靠电力驱动,具有自我平衡能力的新型代步工具,在机场中会比较常见。人只要站在上面,通过身体平衡来控制它的向前还是向后。出发前,教练大概教了10几分钟,然后让我们再自己练习一会儿,逐渐适应后我们就出发了。教练在最前头领队,我们依次排成一竖排,穿过马路,绕过绿地,向海军码头驶去。途中会经过好几个景点,每到一处教练都会停下来给我们介绍。一路上,经常会有骑自行车或跑步健身的人从我们身旁经过,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人们压力很大,每天都在疲于奔命,但芝加哥人很注重生活品质,这座城市也给它的人民提供了足够的休闲空间,将车水马龙与自然户外完美地结合在一起。

  66号公路开始的地方

  今年,66号公路在中国很火,美国自驾旺季时我的朋友圈几乎被它刷屏,而这条有美国“母亲之路”之称的公路的起点就在芝加哥。翻看66号公路旅游手册,读到这样一段话:“66号公路是美国历史的象征,从这条公路上可以一窥美国的运输和交通的历史,而这段历史可以追溯到1830年。它始于芝加哥,而终于美国广阔的西部,承载了美国自由的梦想,以及美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。”

  随着时光的流逝,岁月的变迁,当年66号公路真正的起点如今是一家餐厅,推开牛仔木门,仿佛穿越回过去,享用了一顿地道的美式早餐后,我们正式开启66号公路之旅,但遗憾的是由于时间有限,我们只能选择距离芝加哥最近的一座名叫彭蒂亚克(Pontiac)的城市做一天一夜的停留。

  彭蒂亚克市最有名的就是这里的汽车博物馆,里面陈列着大量与66号公路有关的珍贵图片和实物,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一辆米黄色复古车,它的卡通版曾出现在动画片《汽车总动员》中。博物馆外的一整面墙被涂鸦成66号公路牌,这也是整条公路上最大的路标。

  在庞蒂克,有一位中国人做我们的向导,他叫东宁,是一位画家,他在彭蒂亚克有自己的工作室,同时还是市长助理。他把我们带到一辆加了一层木头阁楼的复古黄色汽车跟前,告诉我们彭蒂亚克有一个叫做鲍勃·奥德麦尔的名人,他开着这辆雪佛兰校车沿着66号公路一路向西,边旅行边作画,他是66号公路上的传奇,是这个国家最后的嬉皮士。他还是个环保主义者,呼吁保护野生动物,救助流浪者,他以车为家,这辆车就是他的全部。虽然有所改装,但车厢仍然十分拥挤,可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,狭小的车厢有卧室,有写字台、厕所、厨房,甚至厨房里连冰箱都齐全。东宁说我们现在看到的与当年鲍勃生活的状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除了墙壁涂鸦,在彭蒂亚克漫步,总会看到水泥地面的立体画,它们都是东宁的作品,东宁告诉我们,他是市长罗伯特·罗塞尔(Robert T. Russell)亲自从中国请到彭蒂亚克办绘画学校的。如今他已经把妻子和儿子都接了过来,在彭蒂亚克安了家。


责任编辑:鲁珊珊
分享到:
./W020150301356032391605.jpg